搜索

欢迎访问,联合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网站!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曲阜道80号 邮编:300042 电话:86-022-58356868 / 传真:86-022-58356969 网址:http://www.lhcis.com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里四区15号楼中国五矿大厦8层  邮编:100101 电话:+86 010-64912118 传真:+86 010-64912663

>
>
>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 李鹏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 李鹏

2017/09/05 16:24
浏览量

       【摘要】我国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补充资本已有近十年的时间,迄今为止,累计发行规模过万亿,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国银行业资本压力。自2013年起,按照我国银监会的规定,现有模式的次级债将不再作为合格资本工具,合格资本补充工具将在符合监管要求的前提下有所创新,因此,有必要对过去我国商业银行次级债发行历史进行简单梳理,并全面分析研究次级债的发行对银行可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以期对未来合格资本补充工具创新进行有益的探索。本文选择了12家商业银行2004年至2011年的样本数据,运用固定效应面板模型进行实证研究,其结果显示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对银行的资本利润率、净利润增长率、资本充足率都产生了正向影响,并且降低了不良贷款率,从总体上提高了银行的可持续经营能力。 
       【关键字】商业银行 次级债券 资本充足率 面板模型 
       一 、我国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的历程与现状分析 
       2003年12月,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将次级定期债务计入附属资本的通知》,决定将符合规定条件的次级债计入银行附属资本,兴业银行于2003年12月发行了第一笔商业银行次级债券,自此以后,我国银行业积极采用次级债券补充资本,截至2012年12月10日,我国商业银行共发行10729.6亿元的次级债券(见图1),次级债这一资本补充工具得到较为广泛的应用,同时也受到债券市场机构投资者的欢迎。

       数据来源:中国债券信息网 
       图1 2004—2012年12月我国商业银行次级债发行规模概况(亿元) 
       从发行规模来看,次级债的发行人主要为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部分城市商业银行(见表1),其中国有五大行发行规模占比达70%以上;从期限来看,主要集中于10-15年期,其中,在存续期内设定前提条件的提前赎回选择权;从发行方式来看,从最初采取定向发行模式逐渐转变为目前的承销团模式;从票面利率来看,以固定利率债券为主,浮动利率债券占比较小,基准利率为银行存款利率或银行间市场利率。次级债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且多为金融机构相互持有。次级债券的推出与发展一方面对商业银行补充资本起到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丰富了债券品种,推动了债券市场的创新。但是,目前我国次级债条款设计较为单一,定价机制尚未完全实现市场化。2012年中国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根据此规定,自2013年起,合格的非普通股资本工具必须含有减记条款或转股条款,现存次级债将逐年减记,这意味着现有模式次级债将不再被认定为合格资本工具,未来将进行合格资本工具的创新。

表1 2004年-2012年我国部分商业银行次级债发行概况
发行人 规模(亿元) 发行次数 票面利率(%) 主体评级 债项评级 债券期限(年)
工商银行 2050 6 3.11-5.56 AAA AAA 5+5;10+5;15+5
建设银行 2000 8 3.20-5.70 AAA AAA 5+5;10+5
农业银行 1000 2 3.30-5.30 AAA AAA 5+5;10+5
中国银行 1730 5 3.28-5.30 AAA AAA 5+5;10+5
交通银行 760 3 3.28-5.75 AAA AAA 5+5;10+5
招商银行 335 2 2.13-5.90 AAA AA+ 5+5;10+5
民生银行 230 4 4.29-5.50 AAA AA+ 5+5;10+5
浦发银行 168 3 3.75-6.00 AAA AA+ 5+5
中信银行 425 3 3.75-5.15 AAA AA+ 5+5;10+5
兴业银行 450 6 2.15-5.75 AAA AA+ 5+5;10+5
北京银行 235 4 3.98-5.00 AAA AA+ 5+5;10+5
宁波银行 55 2 5.39-5.75 AA+ AA 5+5;10+5
数据来源:中国债券信息网,各商业银行年报

       二、 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对银行竞争能力的主要影响 
       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一方面是用于补充附属资本,另一方面是为广大投资者提供一种中长期债券投资品种。商业银行的可持续经营能力主要从商业银行的收益性、资产流动性、经营能力、风险防控能力、安全性四方面进行考量,那么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对银行的可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了何种影响,影响力度有多大也成为了商业银行和监管当局所关注的重点。 
       由于长期以来我国存款利率上限严格管制、资本市场发育较低、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较高等原因,我国商业银行的资金来源主要被动地依赖存款,次级债的发行作为长期主动负债工具在补充商业银行资本金的同时,也利于商业银行加强和完善主动负债管理。借助主动负债管理工具,商业银行能够更好地实现结构性对冲,防范和控制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商业银行最终经营损益的实现,是由受到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等市场影响的资产负债结构和交易信用风险决定的。银行通过发行主动债券工具扩宽了资金渠道,只要银行的资产能够获得足够的收益,银行总能够以较有利的条件吸收到足够的资金,所以银行更加关注于资产的盈利性和与盈利资产项目相匹配的资金规模。一旦银行通过主动负债工具扩大或控制资本规模,从而摆脱其主要资金来源必须依赖于被动存款的困境,将有利于改善银行资金来源结构,突破银行的盈利障碍,转变资产带动负债的经营模式,进一步增强银行规模扩张下的自我约束的激励。 
       商业银行次级债的发行,为各大商业银行开辟了新的资本补充渠道。2011年5月,中国银监会发布了《关于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的指导意见》,明确了最新资本监管框架,新监管标准实施后,正常条件下系统重要性银行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为11.5%。因此,出于稳健经营的需要,许多银行通过发行次级债的形式来补充附属资本以实现银行较高的资本充足率。以2010年至2011年工商银行资本金的补充状况为例(见表3),发现工商银行在资本金补充过程中更多采用的是发行次级债券,与采用股权融资的途径补充资本金相比,由于包括增发和定向增发在内的股权融资方案在制度上有较为严格的要求,并且受资本市场行情影响较大,因此具有发行简便、快捷、低成本等诸多优势的次级债便成为补充附属资本和提高资本充足率的重要手段,从而,保证了商业银行经营的稳健性和其他各项业务的开展。在核心资本充足的情况下,通过发行次级债券适当增加附属资本有利于提高股东的回报率,改善资本结构,拓宽银行业务发展规模,提高商业银行的风险承受能力和业务发展后劲,这会增加对未来投资者的吸引力,为今后战略引资奠定基础。

表3 2011年—2012年工商银行资本金补充情况
年 份 发 债 规 模
2011年6月 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次级债券人民币 380 亿元,利率5.56%,20年期,第15年末有选择权
2011年12月 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次级债券人民币 500 亿元,利率5.5%,20年期,第15年末有选择权
2012年6月 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次级债券人民币200亿,4.99% 固定利息,15年期,第10年末有选择权
数据来源:中国债券信息网,2011年2012年工商银行年度报表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次级债作为一种有效的融资方式,其融资规模大,融资期限长,直接的满足了商业银行业务周期长、业务发展多元化的需要,增强了银行的资金流动性;间接的促进了市场资金供给面的增长。商业银行发行债券以后必须满足比较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接受债券评级和跟踪评级,投资者就会紧密关注商业银行的经营情况,投资者通过对银行经营情况的分析进而影响到对该银行所发债券的心理预期就会反映到债券的二级市场价格上,这对商业银行的管理层形成外部监督,有利于公司治理的改善。 
       但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也可能存在一定的负面影响。次级债可能给商业银行带来一定的风险,如可能会加大银行的长期财务成本压力导致银行利润下降、可能造成银行业整体资本量虚增、过度夸大次级债券的作用而影响商业银行的长期稳健。 
       三、实证研究 
       (一)指标选取 
       本文运用面板数据进行实证研究,由于银行发行次级债的历时较短,样本数据不足十年,我们选择了12家商业银行2004年至2011年的样本数据,因此运用面板数据进行分析的好处不仅可以扩大样本量,同时可以增加自由度,减少了自变量间的多重共线性影响(Hsiao,2003)。我国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城市商业银行通过发行次级债对银行的内部资本结构及外部竞争力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运用我国12家商业银行的样本数据进行分析,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我国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与银行可持续经营能力关联性。 
       本文选用了12家商业银行2004年—2011年的年度数据进行分析,数据来源中国债券网以及12家商业银行2004年—2011年的年度报告,其中12家银行包括了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五家具有代表性的股份制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招商银行,以及两家城市商业银行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在指标的选取上选择了银行资本利润率R、存贷款比率L、不良贷款率B、资本充足率指标C、净利润增长率F、,这五个指标反映出了银行可持续经营能力即盈利性、流动性、安全性、抗风险能力以及银行的发展能力;另外,选取了能够代表商业银行次级债发行规模的数量指标Q。所有的指标除不良贷款率B以外都采用对数值。 
       1、 盈利性指标 
       实现利润最大化既是商业银行充实资本、增强实力、巩固信用、提高竞争能力的基础,也是股东利益所在,是银行开拓进取、积极发展业务、提高服务质量的内在动力,因此获利能力的大小对银行而言至关重要。目前评价银行盈利能力的指标比较多,由于主要是研究银行发行次级债与银行经营能力的相关性,主要是通过资本的补充间接的影响银行的盈利能力,本文主要选择了资本利润率R来说明银行的盈利能力,该指标反映了银行资本的获利能力。 
       2、 流动性指标 
       保持相当的流动性是商业银行稳健经营的前提,高流动性也是银行区别于一般工业企业的基本特征,由于银行经营货币并要应付日常的提取、结算及法定准备金要求,故流动性也是银行流动性、盈利性、安全性 “三性原则”中的首项。流动性指标既是衡量商业银行流动性的一种重要方法,也是反应商业银行稳健经营的重要指标。本文将运用存贷款比率(贷款余额/存款余额)L对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状况进行实证分析。该指标是衡量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的综合性指标。 
       3、 发展能力指标 
       商业银行经营状况良好其利润增长就快,因此,净利润增长率是反映银行发展能力的重要指标 。净利润的多少反映了商业银行经营效益,而净利润增长率代表银行当年净利润比上年净利润的增长幅度,指标越大代表企业发展能力越强,针对我国银行业发展能力指标分析本文采用了通常大家使用的净利润增长率指标F。 
       4、 风险防控能力指标 
       商业银行具有与生俱来的风险脆弱性,任何经营活动在产生收益的同时必然带来风险,资本在平衡商业银行风险与收益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一方面约束商业银行规模的无限扩张,一方面又要满足监管机构的资本约束要求,要实现商业银行的持续发展就需要在收益、风险、资本三者之间需求平衡。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C是银行安全乃至整个国家金融安全的重要保证,它代表了银行对负债的最后偿债能力,反映银行抵御内外部风险能力的重要指标,也是衡量一家银行和一个国家的银行业竞争力的重要标志。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简称“巴塞尔委员会”)和各国的监管当局在银行的监管过程中特别注重银行资本充足比率的研究和控制,商业银行在内部控制的过程中也逐步认识到资本充足的重要性。 
       5、 资产质量指标 
       资产质量是衡量商业银行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因为商业银行的贷款在其资产中所占比重最大,贷款质量的高低不仅在微观上会涉及其自身的安危,而且宏观上对一国的金融体系乃至国民经济的正常运行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商业银行最早强调的风险管理就是对其贷款质量的管理,即信贷风险的管理。在这里我主要采用不良贷款率B对资产质量进行分析。 
       为了避免伪回归现象,笔者对相应的数据进行了单位根检验,本文采用的是检验面板单位根的LLC 法,Levin et al认为该方法允许不同截距和时间趋势,异方差和高阶序列相关,适合于中等维度的面板单位根检验。发检验方法为带截距项、对水平序列检验单位根,从检验结果(如表4)所示现所使用的数据均为平稳数据。
表4 相关变量的单位根检验
变量定义 符号 系数 t值 P>t
资本利润率对数 lnR -3.617 -7.052 0
存贷款比率对数 lnL -8.746 -9.988 0
净利润增长率 lnF -5.83 -8.811 0
资本充足率指标对数 lnC -6.784 -8.898 0
不良贷款率 B -14.254 -15.241 0
次级债发行规模对数 lnQ -8.995 -9.385 0
本文数据处理使用的是Eviews6.0 软件 
       (二) 模型构建 
       在进行面板数据模型的选择时,主要有以下三种:第一种是混合估计模型(Pooled Regression Model),如果从时间上看,不同个体之间不存在显著性差异;从截面上看,不同截面之间也不存在显著性差异,那么就可以直接把面板数据混合在一起用普通最小二乘法(OLS)估计参数;第二种是固定效应模型(Fixed Effects Regression Model),如果对于不同的截面或不同的时间序列,模型的截距不同,则可以采用在模型中添加虚拟变量的方法估计回归参数,固定效应模型又分为个体固定效应模型、时刻固定效应模型、时刻个体固定效应模型;第三种是随机效应模型(Random Effects Regression Model),如果固定效应模型中的截距项包括了截面随机误差项和时间随机误差项的平均效应,并且这两个随机误差项都服从正态分布,则固定效应模型就变成了随机效应模型。在面板数据模型形式的选择方法上,我们经常采用F检验决定选用混合模型还是固定效应模型,然后用Hausman检验确定应该建立随机效应模型还是固定效应模型。 
       首先,通过F统计量检验是应该建立混合估计模型还是个体固定效应回归模型。由于分析lnR、lnL、lnF、lnC、B与lnQ之间的关系所建立的混合估计模型和个体固定效应回归模型中,数据显示(见表5),f均大于F,因此,建立个体固定效应回归模型更加合理。
表5 F检验
SSEr SSEw N T f F0.05(10,76)
lnR 0.664 0.231 88 11 14.246 1.67
lnL 0.922 0.061 88 11 107.272 1.67
lnF 76.59 8.22 88 11 56.54 1.67
lnC 0.466 0.127 88 11 20.287 1.67
B 54.85 39.81 88 11 2.871 1.67 
       然后,根据Hausman检验确定应该建立随机效应模型还是固定效应模型。实证结果(见表6)得出关于lnR、lnL、lnF、lnC、B五个方程的Hausman的统计量分别为14.55、14.87、13.71、12.23、13.89所对应的概率是0.0001、0.0001、0、0、0,即拒绝原假设应该建立个体固定效应模型。
表6 Hausman检验
H统计量 相对应概率P
lnR 14.55 0.0001
lnL 14.87 0.0001
lnF 13.71 0.0000
lnC 12.23 0.0000
B 13.89 0.0000
(注:解释变量为lnQ) 
最后,设定面板数据模型即个体固定效应模型可表示为以下线性形式:
Yit=αi+Xitβ+εit式中,Yit是因变量;Xit是自变量;β是回归系数;α是常数项。该模型的具体形式称为固定效应方程。本文用固定效应模型分别研究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对银行竞争能力即资本利润率、存贷款比率、净利润增长率、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所产生的影响。 
       (三)实证结果 
       本文构建了5个个体固定效应模型运用OLS方法分别研究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对商业银行资本利润率、存贷款比率、净利润增长率、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所产生的影响。根据表7得出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对银行的银行资本利润率、净利润增长率、资本充足率都产生了正向影响,并且降低了不良贷款率,但是却降低了银行流动性,出现了实证与理论相悖的结果。
表7 商业银行次级债发行与银行盈利性、流动性、经营能力、风险防控能力、安全性的关系
被解释变量 固定效应模型系数 t值 R
lnR 0.166 2.25 0.41
lnL 0.030 1.57 0.79
lnF 0.191 0.93 0.76
lnC 0.096 2.36 0.67
B -0.670 -1.69 0.27
(注:解释变量为lnQ) 
       1、次级债发行对盈利能力的影响 
       通过回归结果显示商业银行次级债的发行对银行的盈利能力具有正向影响,但是显著性不高,由于影响银行盈利能力因素为利差以及中间业务,次级债的发行通过资本的补充间接的影响银行的盈利能力,因此,次级债的发行并不是银行盈利的主导性因素。 
       2、 次级债发行对流动性的影响 
       本文通过实证分析,得出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对银行的流动性具有负面影响,其回归系数为正,说明次级债规模的放大会提高存贷比率,降低了银行流动性,出现了实证与理论相悖的结果,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流动性指标的选择为存贷比率,影响该指标的因素比较复杂,同时,样本数据中次级债规模相较于银行同期资产规模来说较小,各年度次级债发行规模分布不均,样本期较短。通常情况下,商业银行在发展初期的存贷比率较低,随着经营管理水平提高和银行规模的扩大,该比例也会不断上升。其值越大,表明银行的流动性越差,风险程度越大。因为相对于稳定的资金来源而言,银行贷款过多,则银行可用资金越少,但同时,这个指标也不能太低,因为存贷比过低也会导致流动性的机会成本加大,因此,银行会结合自身发展状况将存贷比率控制在合理范围内。从我国近几年实体经济发展的大背景来看,银行贷款规模一直居于高位,而国家提倡刺激内需扩大居民消费,储蓄年增长率远低于银行贷款年增长率,因此存贷比率逐年增高,从外部环境看,存贷比所受的影响因素比较复杂涉及到各个银行的发展阶段,不同银行的发展战略,以及货币政策等。以上原因,可以部分解释商业银行存贷比作为流动性指标与银行次级债规模相悖的现象。 
       3、次级债发行对发展能力的影响 
       从实证结果来看,商业银行次级债的发行与银行发展能力正相关,而且显著性比较高。结合中国银行业现状,不难发现当前尚未实现利率市场化的情况下,中国银行业在一定净利差水平下,主要经营模式便是通过信贷规模的扩张来进行,次级债的发行补充了银行的资本,在满足以资本充足率为核心的监管体制下,获得了稳定的发展能力。 
       4、次级债发行对风险防控能力的影响 
       实证结果显示次级债的发行提高了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增强了银行防控风险能力。自2004年以来,次级债券发行的启动,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先天不足、资本补充渠道单一的状况,面对资本金充足的外资银行涌入,我国商业银行只有提高资本充足率,增强银行的经营能力才能进一步抵御各种风险,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5、次级债发行对资产质量的影响 
       通过实证结果得出次级债的发行有效的降低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提高了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银行发行次级债的前提是对资产质量的监控,资产质量的高低决定了商业银行能否发债以及发债的成本高低,因此,发行次级债与银行资产质量高低就形成了联动制约机制,通过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这对商业银行的管理体制和资产质量形成外部监督,有利于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改善。 
       5、银行间差异比较 
       在前文中,我们利用全国12家商业银行的面板数据进行了实证检验,得到了12家商业银行样本的次级债发行量与代表银行可持续经营能力五个指标的关系。然而,在模型设定时,各自变量系数都是固定的,虽然个体异质项Ci能反映由于不可观测的因素所导致银行资本利润率、存贷款比率、净利润增长率、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的变动,但是就所有商业银行固定同一个弹性系数所获得的结论有失偏颇,不同银行属性,其发展情况有很大的差别。基于此,下文将12家银行样本分为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及城商行两类进行了比较研究,实证研究方法与前文相同。 
       回归结果如表8所示,研究结果表明与国有银行相比,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次级债的发行对其盈利能力、风险防控能力、发展能力的正面影响效果更强,而对流动性负面影响更弱,这种差异化并不是偶然,其中的原因为股份制银行相对较为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较高的运营效率以及较高的资金运用能力所导致。对于资产质量的改善,发行次级债对于国有商业银行的效果更加明显,也是由于长期以来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情况受国有商业银行及国企产权制度缺陷的拖累,资产管理缺乏约束和激励机制,使得2000年初期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一直居于高位,近几年来对国有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改善强度大,效果自然十分明显。
表8 基于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及城商行
所属性质(样本数) 固定效应模型系数 
lnR lnL lnC lnF B
国有银行(5) 0.077 0.039 0.046 0.08 -1.25
(t=0.46) (t=0.62) (t=0.48) (t=0.21) (t=-0.91)
股份制及城商行(7) 0.18 0.029 0.105 0.35 -0.568
(t=2.04) (t=1.78) (t=2.19) (t=0.68) (t=-1.99)
( 注:lnR、lnL、lnC、B为被解释变量,lnQ为解释变量) 
       四、结论与建议 
       次级债的发行拓宽了我国银行业资本补充渠道,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国银行业资本压力,提高了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但是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对其盈利能力的提高并不是十分显著,我国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还是处在商业银行资金运作盈亏平衡范围之内,但直接受益极为有限,毕竟多期次级债券的票面利率都接近甚至超过了5%,而且考虑到货币的时间价值和发行费用等成本,次级债券的发行在现有的管理体制和经营体制框架下,按照当前的次级债利率水平,我国商业银行面临一定的财务压力,盈利能力可能由此而受到削弱。从总体来看,近十年以来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银行可持续经营能力。从2013年起,现存次级债将逐年减记,这意味着现有模式次级债将不再被认定为合格资本补充工具,因此,需要对非普通股合格资本补充工具进行设计与创新。 
       2012年,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作为试点,成功发行第一笔含有核销或转股条款的次级债,核销或转股条款的触发事件以银监会认定的事项为准,此次发行结果对未来我国银行业资本补充工具创新具有积极影响,此外,巴克莱银行此前成功发行以核心资本充足率为触发事件的可全额减记的次级债,触发事件为核心资本充足率低于7%。对比武汉农商行和巴克莱银行的次级债发行,我们可以看出,我国次级债条款中核销或转股条款触发事件的设置较为模糊,更多的是体现监管机构的意志,但此次尝试已具有积极意义。未来资本工具创新的思路应该是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在符合巴塞尔资本协议的前提下,赋予商业银行更大的自主权,运用市场化的手段去创新资本补充工具,另外,还是需要银行自身的内源的补充方式,才能在长期保持股权结构的稳定和银行自身竞争力的提高。具体来说,未来资本充足工具的创新应遵循以下方式: 
       1.坚持宏观审慎监管原则,在整体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监管机构要给金融机构资本工具创新留足空间,避免过度行政干预。 
       2.在资本补充工具的创新中,鼓励采取市场化手段,比如在定价机制中更多的以SHIBOR作为市场定价的基准利率,债券条款的设定应有发行人投资者中介机构等各方共同协定。 
       3.引导资本市场中介机构参与其中,如鼓励投资银行、评级机构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加强与商业银行,机构投资者的合作与沟通,推动资本补充工具的创新。
4.从监管制度层面引导商业银行转变目前追求规模的资本驱动型的发展模式,更好的服务于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模式转变。

参考文献
【1】Andrea L.Eisfeldt & Adriano A. Rampini,Capital Re-allocation and Lipuidity. Northwestern University,2003(1)
【2】Damodar N.Gujarati,Dawn C.Porter 著 费剑平 译,计量经济学基础(第5版)[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3】Hsiao Cheng,Anatalysis of Panel Data[M].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3
【4】余隆炯,我国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的效应研究[D].湖南大学,2007
【5】范伟强,中国商业银行竞争力评估与比较[J].南开经济研究,2001(3)
【6】张晓峒,数量经济学应用系列:Eviews使用指南与案例 [M].机械工业出版社,2007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曲阜道80号
电话:86-58356868 
传真:86-58356969
网址:http://www.lhcis.com
邮箱:[email protected]

下载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