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欢迎访问,联合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网站!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曲阜道80号 邮编:300042 电话:86-022-58356868 / 传真:86-022-58356969 网址:http://www.lhcis.com 邮箱:[email protected]s.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里四区15号楼中国五矿大厦8层  邮编:100101 电话:+86 010-64912118 传真:+86 010-64912663

>
>
>
南方周末深度报道联合赤道的“绿色认证+环保咨询”业务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曲阜道80号
电话:86-58356868 
传真:86-58356969
网址:http://www.lhcis.com
邮箱:[email protected]

南方周末深度报道联合赤道的“绿色认证+环保咨询”业务

2017/05/02 09:36
浏览量
  界定绿色属性的根目录话题依然被反复提起。中国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说,自己在会下和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探讨:什么是绿色金融?标准怎么衡量?门槛怎么找?
  煤的清洁利用、水电等是否为绿色项目,一直存在争议。“根据中国的现状,新能源虽然快速成长,但是占比小,减排效果不如煤炭大。”
  “From zero to hero”,在2017年4月7日昆山杜克大学举办的“2017杜克国际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如是表述中国绿色债券的规模。
  从零到最大,2016年是中国绿色债券井喷的一年。2000亿元的规模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占全球发行量的40%。
  2016年也被誉为中国绿色金融元年。中国发布了全面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作为G20的东道国,首次将绿色金融列入到了G20的核心议程。
  然而,在从业者感慨绿色金融的会议已多到参加不过来的当下,界定绿色属性的根目录话题依然被反复提起。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在会上作总结发言时说,自己在会下和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探讨:什么是绿色金融?标准怎么衡量?门槛怎么找? 

◆ ◆ ◆
谁说了算?
 
  “什么是绿色项目,这很难一下子界定,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聚集了很多专家,但是意见特别多,也达不成一致。”在上述的杜克论坛上,银监会政策研究局巡视员叶燕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只能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去界定,比如绿色建筑、有机农业等。”
  目前,在绿色项目的判定上,国际上的标准主要参考绿色债券原则(GBP)和气候债券标准原则(CBS),国内则是国家发改委的《绿色债券发行指引》和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绿金委)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分类别列举了节能减排等项目。
  根据国际经验和国内政策的鼓励,为评估绿色债券绿不绿,一大批第三方评估机构兴起。
  根据信用评级机构联合资信的数据,2016年发行的53期中国绿色债券中,进行第三方评估认证的占比86.79%,未评估的多为发改委监管下的绿色企业债,申报阶段已由发改委内部评估。而在国际绿色债券市场,认证比例约为60%。
  “事实上,中国的第三方认证市场已经形成了惯例,这点也是处于国际前列。”马骏说。
  2007年,欧洲投资银行发行了全球首只绿色债券,但直到2013年,都还发展缓慢。
  2016年11月11日,首支中国绿色资产担保债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拟募集资金5亿美元。 英国侨报|图
  国内外的第三方认证机构性质类似,包括学术、审计、评级或环境咨询机构。国际上第三方认证机构包括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气候债券委员会、四大会计师事务所、DNV GL集团等。国内目前的评估结构包括会计师事务所、中央财经大学气候与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中节能咨询有限公司、联合赤道环境评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赤道)和商道融绿咨询有限公司等。
  在2016年认证的绿色债券中,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认证占据半壁江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大中华区绿色金融业务总监李菁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全球海外团队在2008年就从事相关的业务,得益于海外经验,安永团队的起步较早,目前已有七十多人的团队。 

◆ ◆ ◆ 
谁更绿?
 
  2017年以来,各机构指导意见频出,虽鼓励第三方评估,但评估标准、方法、流程则尚未明确。不同认证评估机构的报告格式、条款不一,被业内认为“结论不具可比性,对投资者引导作用尚有限”。
  有的第三方认证机构正在开发自己的认证方法学。2017年4月15日的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年会暨中国绿色金融峰会上,联合赤道发布了绿色债券评估认证方法体系。
  “这套体系最大的特点是增加了项目的绿色程度评价。”联合赤道绿色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刘景允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是我们环评专家和绿色金融事业部讨论的结果。”
  联合赤道成立于2015年底,由联合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创建,吸纳了天津环评中心“红顶中介”脱钩后的部分环评团队,现有70名专业人士,其中36位是注册环评师。是目前国内唯一具有环评资质的绿色金融咨询机构,刘景允自己也是一名环评工程师。
  根据人与自然不同层次的关系,联合赤道的体系将项目的绿色程度分为了五类。最绿的一级是让利自然,比如自然保护区建设、湿地修复工程。次绿的是适应自然,比如城市的地下管廊、海绵城市建设。地铁、新能源、绿色建筑这些开发强度较大的项目排在三四类。
  煤炭清洁利用、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等项目被列在最后。“这些项目本身污染程度高、排污量大,虽然属于绿色项目,但争议也较大。”刘景允说。
  工作人员操控抓斗,将垃圾放入投料口。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虽然属于绿色项目,但争议也较大。
  煤的清洁利用、水电等是否为绿色项目,一直存在争议。“根据中国的现状,新能源虽然快速成长,但是占比小,减排效果不如煤炭大。对于煤炭的清洁利用界定可以讨论,我们也会更加细化和严格。”马骏表示国内的两个目录未来会整合,中外标准也在探讨一致性,以减少重复认证。目前,上述发改委和绿金委的两个目录,在一些项目的绿色认定上存在差别。
  在发改委和绿金委的目录之外,联合赤道还增设了部分项目,比如水源地保护工程、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等。
  在刘景允看来,这些额外项目虽不在目录中,但绿色属性高,还是希望能够获得监管部门的认可与支持。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绿色债券支持的工业节能技改项目,由于此类项目覆盖范围较广,技术认证方面需考虑诸多因素,比较容易引起投资人、发行人的误解。一些急迫发行绿色债券的工业项目,遇到了阻碍。比如钢铁、水泥企业也希望绿色金融支持自己的节能减排项目,但《中国证监会关于支持绿色债券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发行人原则上不得属于高污染、高能耗行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该类绿色债券的发行。  
  煤炭的清洁利用是否属于绿色债券的绿色项目,仍存在分歧。

◆ ◆ ◆
如何避免漂绿?
 
  价格从十万到几十万不等,第三方认证由发行人支付。如何避免为不绿项目披上绿外衣的“漂绿”行为?
  “我们执行的标准很严格,这不是一天养成的。”李菁说,“我们其实比监管机构更担心遇到漂绿。”
  《意见》强调,绿色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必须投向绿色产业项目,严禁名实不符,冒用、滥用绿色项目名义套用、挪用资金。
  多家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第三方认证机构均表示,在确定认证业务之前,会根据经验预评估此项目“绿不绿”。
  “和当年环评类似,道德风险肯定存在。我们在实际操作中,首先判断项目是否符合相关标准要求。”商道纵横总经理兼商道融绿董事长郭沛源说,“不能贴绿色标签,就要做调整,比如减少一些项目,变为符合要求。我们会给出技术性的意见,不会造假,更不会把‘不能’的说成‘能’。”
  实际上,第三方评估机构不仅被鼓励在绿色债券发行时提交评估认证报告,还被鼓励在债券存续期间按年度出具评估意见。
  “投资人越来越在意企业的环境表现了。”刘景允认为,不只是绿色债券,对于企业的主体评级也很重要。因此他们还同时发布了企业的绿色评级方法体系。根据主营业务贡献度和合规合法诚信经营两个方面,企业分为绿色企业和非绿色企业,绿色企业又细分为深绿、中绿、浅绿;非绿色企业又分为蓝黄红黑色。
  “企业评级是一票否决制,比如环评未批新建属于没有合法手续,是黑色企业。”刘景允介绍,“重大的行政处罚、污染物在线监测超标都要扣分。”
  联合赤道的另一块业务是受企业或环保部门委托,进行企业环保核查,可以拿到企业未自行公开的排污数据。“这可以和企业绿色评级结合起来,翻译成为金融机构一目了然的信息。”
  审计、科研、企业社会责任包括环评出身的各类机构正在划分第三方认证这块越做越大的蛋糕,行业隐忧也在递增,要不要如同环评机构一样,由监管部门列出资质机构名单,各方意见不一。
  “这个行业还很新,我们正在推动业内行业自律的机制。避免低价等不正当竞争问题。”郭沛源说。
  绿色债券市场也存在多个监管机构。马骏表示,如何规范第三方认证,包括发改委、人民银行等机构还在探讨。
  “从国际市场的实践来看,认证的起源是‘第二意见’,是专业机构依靠自身专业能力为绿色债券出具的独立鉴证。不同机构有各自的方法和侧重点,是一种多元化的市场行为。”《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编写成员徐楠说。
  2017年3月22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的《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指引》指出:“第三方认证机构应在专业领域拥有较强的技术实力和公信力,具备绿色债券评估业务操作经验和较高的市场认可度。”
  “现在大家在概念上都觉得认证是一个验证绿不绿问题的环节。”徐楠进一步强调,“中国的绿色债券市场从一开始就具有自上而下的特征,监管机构明确鼓励第三方认证,因而认证、独立评估在中国除了专业鉴证,目前还具有辅助监管的功能。它更适合定位于面向投资者服务的市场行为,还是保持甚至加强辅助监管的功能?进一步的规范化及标准建设,取决于其定位的进一步清晰。它的清晰化,需要一个过程。”
  【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20日南方周末。固废观察公众号已取得转载授权。】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